会被群众逼到光火动武的,绝不只有中国警察。

今年8月9日,美国一名联邦法官对一起中国妇女被警察“过度暴力”的案例作出裁决。该案例中,美国警察在逮捕一名毒贩的时候发现了在旁边探头探脑的天津游客赵燕,以为她是毒贩同伙,一通误会之后,把她给揍得鼻青脸肿——根据美联社的报道,警察之所以有暴力举动,是因为赵燕面对警方质询时拔腿就跑,拒捕,还对警察“拳打、脚踢、指甲挠”;法官同时指出,受害人在法庭上提供的证言多有虚假,夸大了自己的伤情,事实上她没有任何骨折骨裂,就只有轻伤。

拒捕、袭警还撒谎,这所作所为,无论如何不比上海街头的抱娃妇女更温柔无辜,看起来远超现在网友们爱说的“搁美国警察早就开枪”的标准了。

但是,受害人赵燕并没感恩警察“枪下留人”,而是提起民事诉讼,索赔1000万美元。

了解这个案例,再看国内最近争论的上海警察“绊摔”抱娃妇女一事,便觉得很有意思了——尤其在看到不止一位名家发言,说这中年妇女“抱着孩子都不知道避开点公权力,对警察推推搡搡,被打也是活该”之后。

必须得说,美国警察滥用暴力的问题一向被认为很严重,绝对不属于宁静祥和的可效仿对象。在执法现场,让他们显得有理智的,并不是好好做人的大道理,而是各种明确、清晰的操作规定。

就比如现在很多人都喜欢说“搁美国警察早就开枪了”。其实,在美国开枪,警察必须“正在面临可能危及生命或严重伤害的不法攻击行为”。这也是为什么赵燕在被警方误认为毒贩的情况下拒捕又袭警,对方也没把她击毙。再如何难缠,一个拳打脚踢的中年妇女,对警察是没有生命威胁的。

他们不鸣枪示警,因为过往案例显示,这样做会让袭警者抢先出手,让想开溜的人跑更快。

他们甚至有“一旦开枪,必须向致命部位开至少两枪“的规定,源自多年前一位警察被已经心脏中弹的暴徒近距离捅死。

但依然有限定,警察开枪以制止暴力受害为限度,只要对方暴力程度降级,警察便必须随之而降。

说回上海松江的案子,如果是美国警察面对那样一个抱着孩子推推搡搡的妇女,可以猜想,他不会轻易出手,因为对方显而易见没有安全威胁,也没有对他率先使用攻击性动作。

更不用说在使用擒拿手制服妇女的时候,完全不顾她怀中孩子安危了。

美国司法部的规定,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到了极为细致的程度。比如,当警察在孩子面前执法时,必须要注意“避免用武器指向孩童”“避免在孩子面前给其父母戴上手铐”“父母被警方带走的同时,须立刻落实看护儿童的人”等等。显然,他们不仅保障未成年人的人身安全,也考虑到了避免对他们的精神伤害。

正因为有这些规定,当我在美国街道上遇到晃来晃去的大个子携枪警察,才不用担心他们的武力会无端侵害到自己头上。

明晰的操作规定保护的不仅是市民。赵燕被打一案中的警察,就因为证明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按照警方的培训内容执行,不仅被陪审团认为无罪,在结案后也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工作岗位。

2017年8月9日,纽约州的法官判定当事人赵燕获赔46.1万美元,判决词说得明白,这是“对她的不当逮捕、医疗费、痛苦和收入损失”的赔偿。

这其中界限很分明:当嫌疑犯试图伤害警察,警察可以用同等程度的暴力把她制服;但有更多不必要的侵害,还是要赔的,不管当事人看上去有多过分。

与之对比,上海警察的手法起码是毛糙、不专业的,也伤害到了无辜。

何至于要为这样基本的是非吵成一团呢?

赵燕案宣判时,美国主流媒体的关注并不多。也实在没什么可说的——在这样的环境中,警察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很清晰;能让社会争论的警察过度使用暴力案都要复杂很多。华文网站上出现的很多受害者的黑材料,也没有成为主流媒体为公权力开脱的理由,人们都知道,手中握有权势的一方要抹黑普通人是多么容易;不是只有纯洁的人才配有公道。

所以,其实大可不必引用“美国警察到底怎么做”去证明国内警察的对错。

我们的规范是否限定过,警察在何种条件下可以对执法对象使用擒拿手法?我们的规范是否认为,警方的暴力程度可以高于执法对象?

我们的规范是否赞成祖母惹恼了警察,孙子也应该跟着倒霉?

警察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不了解这行的门外汉,确实不适合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真理。

但是,每个人、每个家庭都有要面对公权力的时刻,我们理当知道,警方在执法的时候是否在乎首先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是否在乎对待眼前这些陌生人的暴力程度。

如果这一件事里有任何值得讨论的部分的话,大概就是“你”所希望面对的公权力,究竟应该是如何模样。

黄昉苨 来源:中国青年报 ( 2017年09月06日 10 版)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暂无评论

  • 上一篇:
  • 下一篇: